您好,欢迎来到 郭宗军 manbext官网手机登陆个人网站!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西宁manbext官网手机登陆 > 温州银行变相参与高利贷 年关恐现老板跑路潮

联系我们

  • 姓名:郭宗军
  • 手机:13195762815
  • 邮箱:1751844150@qq.com
  • 证号:16301201220488572
  • 律所:青海佳一manbext官网手机登陆事务所
  • 地址:青海省西宁市东大街一号
  • 温州银行变相参与高利贷 年关恐现老板跑路潮

    文章来源:西宁manbext官网手机登陆   网址:http://www.lawyerxn.com/   时间:2016-11-11 10:11:11

    分享到:0

    10月16日,温州市机场大道的一家寄售行大门紧闭。温州不少寄售行受借贷危机影响而关门停业。 本报记者 倪华初 摄

     

    10月13日,温州娄桥工业园。目前一些企业因资金链断裂陷入停滞状态。本报记者 陈宁一 摄

     

    中小企业倒闭,老板跑路——温州正处于民间借贷危机的风暴之中。这场风暴自今年上半年开始。发展至一个标志性阶段,则是9月20日胡福林“跑路”。

    温州最大的眼镜生产商之一的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9月赴美,被传欠债20亿元,其中民间借贷12亿。胡福林“跑路”后,温州借贷危机被广泛关注。

    10月10日,胡福林返回温州。随后,温州政府部门介入,帮助温州这家招牌眼镜企业重组。

    记者调查显示,中小企业借贷渠道太少,出现资金困难时,高利贷会成为救命稻草。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指出,温州现象说明中国金融改革不到位。针对危机,当地政府出台了一揽子措施。日前还出台了金融改革创新行动方案,内容包括深化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等。

    10月11日,温州商人李强坐在火锅店中,四部手机一字排开,铃声此起彼伏。

    他平均10分钟接一个电话。时而怒骂“什么?一百万,你欠我六百万!”时而恳求,“现在真没钱,再给三个月,肯定给你。”

    他是这天早上从上海赶回的温州,“去避了几天风头,担保公司的人要抓我”。

    李强是做建筑生意起家的,正常光景,每年能赚几百万元。目前,他身背三四千万的债务。其中两千多万是高利贷的本金,一千多万利息。“利息还在以每个月几十万的速度增长。”

    他的债主包括公务员、银行职员、民间担保公司等等。

    类似李强这样数量众多的温州中小企业主,正在经历着生死考验。李强说,如果当时能够从银行或正规机构贷到款,就不会去借高利贷。

    眼看着日子走向岁末,李强不知道如何才能闯过“年关”。

    “救命”的地下钱庄

    李强第一次去寄售行,看到对方是一张桌子几张椅子,几个工作人员,他比较容易地贷了60万

    上世纪80年代,李强进入建筑行业。那时候建一栋房子成本10多万块。“那时业主会准时交付款项。”

    李强称以前几乎没接触过民间借贷。2008年底,他承建一个工厂厂房。厂里不付工程款,出现了250万资金缺口。“为了接到这个工程,我曾承诺过垫付这一阶段的建筑款。但是,我拿不出这笔钱。”

    工厂提出一个办法,厂长找担保公司借钱给李强。当年6月份,第一笔贷款150万,9月份第二笔100万。利息都是三分半,期限三个月。这笔贷款缓解了资金问题,工程得以继续。李强想,年底与工厂结清工程进度款时,便可还钱。

    结款时,工程完成95%,厂里欠着他900多万没结。

    此时,工人和材料供应商找他催款。材料商两次把他堵在高速公路上,工人则三三两两抱着被子睡在他家中。李强带着房产证去银行抵押贷款。“但银行说集体产权不能贷款。我当时又没成立公司,去小额贷款公司也贷不下钱来。”

    这个时候,他找了地下钱庄。

    媒体将温州称为借贷之城,其民间借贷之风由来已久。在温州买一份报纸,分类信息版满是借贷广告。

    “没有地下钱庄这样的民间借贷业务,就没有温州民营经济的今天。”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,温州30多万家民营企业,其启动发展资金很多来自地下钱庄。尤其是在银根紧缩之时,地下钱庄就是中小企业找资金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  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2011年7月21日发布《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》显示,温州民间借贷的市场规模是1100亿,民间借贷利率也处于阶段性高位,年综合利率水平为24.4%。

    周德文甚至认为,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规模有1500亿。

    在高利率高回报的驱使下,一些担保公司、典当行、寄售行甚至小额贷款公司等成为“地下钱庄”。

    据统计,截至2010年底,温州的融资性中介机构数量达1879家,包括186家担保公司、1088家投资(咨询)公司等。

    据《浙商》报道,温州地区所有正规担保公司的资金流量还不足地下钱庄资金流量的1%。

    李强还记得第一次去寄售行借钱的经过。一张桌子,几张椅子,几个工作人员。他比较容易地贷了60万。抵押了一辆车,四分利息。

    他说那里不像银行那么手续严格,在地下钱庄里,各种手续相对灵活,“甚至凭信誉和关系也能借到钱”。

    炒房炒矿到炒钱

    大量资本逃离实业,炒房、炒矿甚至炒钱,为此次危机埋下了伏笔

    据介绍,地下钱庄的资金多数来自民间。在温州,只要家里有闲钱的,几乎都会向地下钱庄放贷。

    一边是数量众多急需资金的借贷者,一边是想通过放贷得到高额利息回报的放贷人,地下钱庄是中介人。

    张力今年40多岁,他与朋友筹了几百万准备做生意的钱,朋友拿到地下钱庄放贷去了,借贷者现在还不上。

    张力介绍,正常情况下,个人间借贷月息2到3分,公司间业务月息3到5分,一些钱庄的短期利息达到6分到一毛。不过,从2010年开始,民间借贷就有些疯狂了,甚至出现月息一毛多。

    放贷人会与地下钱庄议价,提出自己理想的利息要求,一般月息三分左右。

    在吸存资金结束后,地下钱庄会和借款人第二轮议价,一般达到5分以上。地下钱庄就在这个环节赚钱。部分地下钱庄为了最大程度吸引资金,向放贷人提出非常高的利息回报。

    “民间借贷最火的时候,人们需要托关系才能把自己的钱放到钱庄里去。”一名知情人说,民间借贷的介绍人一般是亲朋,人们不会把钱交给陌生人。

    据当地媒体报道,地下钱庄也影响着银行贷款业务。一些借款人虽符合银行的放贷标准,但由于银根紧缩,银行的信贷额度已用完而无法放贷。于是,借款人为该银行吸收一定数额的存款,成为从银行贷款的前提。

    借款人筹集存款,会求助地下钱庄,这时,就有“金主”(有放贷需求的个人或企业)将约定款项存入指定银行,然后由银行按正常程序向借款人放贷。

    “金主”去银行办理定期存款,并将银行存款单等出示给借款人。按照行情,定期存款一年,“金主”不仅可以拿到相应银行利息,还可以一次性拿到借款人额外支付的近5%的贴息。如按活期存款办理,借款人必须向“金主”支付18%至20%的贴息。

    周德文介绍,现在大量传统中小企业利润率只有5%左右。做实业的话,还利息都远远不够。

    温州市金融办知情人称,以往,温州的民间资本在炒楼、炒股或炒矿。在银根紧缩、股市楼市不景气的情况下,资本没有去处,人们开始炒钱,钱变成一种商品。

    周德文称,在2010年时就提出了温州企业空心化的预警。大量资本逃离实业,炒房、炒矿甚至炒钱,为此次危机埋下了伏笔。

    此次温州债务危机发生后,温州被指责已丢掉了做实业的优良传统,实业空心化。

    资金链断裂

    据介绍,民间借贷3个月内无法还清,就危险了,利息越来越高,进入恶性循环

    据介绍,温州中小企业筹资的一种普遍的做法是,找银行贷款,到还债时从民间筹集资金还银行,然后等待下一次银行批下来的贷款……时间不会间隔太久。

    做建筑行业的李强,到后来靠借贷维持工程开展。

    最多的时候,李强拥有着五六个工地。他说业务铺开后,因对方不能按期支付工程款,以及贷款利息增加等,欠债也不断增多。为了让工程顺利进行和结束,他说只能不断借贷。

    他算了算,借款两千多万,到现在利滚利已还了3000多万。

    国家银根紧缩之后,银行借款骤然收紧。据当地媒体报道,温州银监部门今年6月开始对银行存贷比情况进行日均监管。这种情况下,银行以限制贷款和增加存款,来实现达标。

    人行温州中心支行的调查显示,一季度末温州企业运营资金构成中,自有资金、银行贷款、民间借贷的比例为56∶28∶16,民间借贷占比例较去年同期提高了6个百分点。

   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了解到,一些中小企业被银行告知,还上之前贷款,才能借到下一笔贷款。中小企业只能从民间融资,多数来自地下钱庄。但还上银行贷款后,银行不再放贷了。由此,这些中小企业被套入了高利贷中。

    周德文介绍,对于一般企业,民间借贷3个月内无法还清,“就危险了”。到6个月的时候,会基本处于资

  • 郭宗军
  • 法律咨询热线:
    13195762815